宝塔记忆
 
宝 塔 记 忆
——讲述宝塔人自己的财富故事
 
  二十年风雨砥砺,呕心沥血,水墨丹青舞春秋;二十年矢志不渝,耕耘不辍,沧海变桑田。《宝塔记忆》以纪传体方式,追溯了宝塔石化集团从孱弱起步到茁茁壮大的历程故事。二十年来,几多跌宕,几多感慨,掌门人孙珩超从收购一个濒临倒闭的南梁农场小炼油厂起步创业,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带领这个民营石化企业顽强拼搏、矢志不渝地前行,不断创造新的成就和辉煌。为此本刊将开辟专栏,讲述宝塔人自己的财富故事,鉴证宝塔历经风雨所创造的历史奇迹。



[故事一]:回乡创业
  一九九七年元月,孙珩超回到了生他养他的土地——宁夏,带着开创实业的梦想,投身家乡建设。一九九七年元月十七日收购了濒临倒闭的南梁农场下属的小型炼油厂,成立了银川宝塔化工助剂有限公司(一厂),一九九七年七月二十三日,兼并灵武矿务局助剂厂,成立了宁夏宝塔灵武化工助剂有限公司(二厂)。同年,组建了宁夏宝塔石化有限公司,宝塔石化诞生。从此开始了艰苦卓绝的创业历程。
 
[故事二]:生死抉择
  就在两个实体公司全面焕发活力,生产经营开始恢复的时候,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八日,宁夏自治区人民政府办公厅出台[1998]56号《关于进一步整顿成品油市场秩序的通知》,自治区政府、各市(县)政府分别成立了成品油市场监督领导小组,对区内成品油市场进行全面的治理整顿,两厂被列入重点检查整顿或取缔之列。创立仅一年多的宝塔石化第一次站在了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
 

[故事三]:治理整顿
  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为了应对十分严峻、事关生死存亡的政策形势,经过反复听取专家意见,权衡利弊,孙珩超最后决定:当务之急,要按照《通知》要求全面开展整顿。投入一定资金从环保设施、产品质量、安全设施、基础建设、消防设施、落后设备改造、化验监测等方面进行整改,以取得暂时保留,为长远存续争取时间和空间。
 
[故事四]:以项目换取时间和空间
  长远计,要寻找出路,转向精细化工方向,最后实现企业转型。历史证明,以项目换取时间和空间的策略,在企业最困难的几个关键时期发挥了重大作用,使宝塔石化几度转危为安。一九九八年五月二十六日,董事局召开专题会议讨论并形成了《宁夏宝塔石化有限公司自设立以来若干问题的意见》,史称19号文件,这也是后来被纳入系统部署的《宝塔石化第一个五年规划》。规划规定:改造常压蒸馏装置,分步逐次提高常压产能;抓紧实施常压渣油催化裂化和重油加工项目,提高产品附加值;尽快建设油品销售网络和储运装卸系统,建设5个加油站、1个储运站;改善职工生活环境,美化厂区,改造职工住房,建设职工文化娱乐场所。这是宝塔石化历史上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要文件,成为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指导宝塔石化发展的纲领性文件,为企业今后发展奠定了思想基础和理论基础,史称“19号文件”。这是宝塔石化发展史上第一次全面系统地论证规划未来发展战略和长远目标。

[故事五]:宝塔之殇
  树欲静而风不止。一九九九年五月六日,八部委又出台了38号文件,《关于清理整顿小炼油厂和规范原油成品油流通秩序的通知》,开始在全国范围清理整顿小炼油,凡加工能力在100万吨以下的炼油装置和企业将面临关闭,已经生产的停止生产,正在建设的停止建设,没有报国家审批的一律不予承认,成品油批发和零售单位一律不得收购其成品油,银行要停止信贷支持。这对刚刚诞生尚在起步阶段的宝塔石化来说,无疑又是一击重锤,而且其来势之迅猛、持续时间之长远远超过上次。
  在之后一年里,孙珩超一连三项举措救企业。

[故事六]:救宝塔于危难之时
  “油头化尾”是孙珩超在第一个五年规划中确立的渡宝塔于危难的重大战略。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四日,宁夏灵武宝塔化工助剂公司石蜡改造项目正式投产运行,一次投料成功,生产出了高质量的半精炼蜡、软蜡,该项目填补了宁夏回族自治区石蜡生产空白。项目的投运使小炼油装置成为精细化工项目的前端配套产业,在全国整顿小炼油最关键的时期建成,挽救宝塔于危难之时,其政治意义远远超过项目本身的经济价值。宝塔人成功的迈出了通过技术改造实现小炼油转型的第一步,也为今后发展精细化工和扩大规模走出了一条成功的道路。宝塔人第一次看到了发展求生存的希望。

[故事七]:以办学求得实体企业存续
  教育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教育可以改变一个民族的命运,教育也可以为企业赢得生存发展的机遇。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六日,宁夏自治区人民政府以宁政函[1999]第131号《关于同意筹建民办银川大学的批复》、自治区教育委员会以宁教函[1999]第93号《关于同意筹建民办银川大学的函》正式批复同意宝塔石化投资筹建民办大学,学校名称核准为银川大学。2000年11月,宝塔石化一厂和二厂挂上了银川大学实验工厂、银川大学实训基地两块牌子。

[故事八]:破解油品市场统销之道
  企业在扩大规模的同时,市场统销仍然是困扰在孙珩超心头的一大难题。经过反复斟酌,他充分利用南、北方两大国有石油公司的地区差异,巧妙地解决了问题。二○○二年三月二十九日,地处中国石油北方市场的宝塔石化与地处南方市场的中国石化所属劳动服务公司达成了《关于同意宁夏宝塔石化集团有限公司与北京中石化劳动服务公司开展合作的决定》。四月二日,宝塔石化与中国石化劳动服务公司正式签署合作协议。同年十二月一日,新市区文昌路加油站统一形象标识改造工程竣工,以中国石化加盟站挂牌营业,其后,集团所属五个加油站也相继完成改造。这一市场生存策略彻底消除了困扰宝塔多年的市场统销顽疾,为企业争取了宝贵的市场空间,宝塔的油品经销自主权得到了有效地维护。

[故事九]:迈出发展第一步
  三、四厂开始陆续建设。二○○一年七月十八日,三厂一套催化裂化工程全面竣工,经过烘炉、升温,于七月二十三日17时45分一次投料试车成功,生产出合格产品,宝塔所取得的成绩得到了自治区领导的关注。二○○二年十月十日,时任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建国视察三厂生产工作。二○○二年十二月,宝塔石化100万吨重交沥青项目开工奠基。二○○三年五月二十四日,陈建国书记再一次视察宝塔石化集团,并走访了三厂及重交沥青项目工地。
  孙珩超带领宝塔人冲出了企业的生死地带,解决了在别人看来根本不可能解决的小炼油生存问题,宝塔石化因此正式走上了宁夏经济发展的舞台,扬眉吐气,意气风发。五年的生死拼搏赢得了天时、地利、人和。
  四厂的建设引进了大型国企股东,这是后来被称为“混合所有制”的大胆先行实践,孙珩超成为混合所有制探索中“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故事十]:新的宝塔加速度
  在企业内部整合正在构建和运作时,技术改造和新建项目一刻也没有停止。二○○三年三月十四日,集团三厂二期10万吨催化裂化技改项目开工建设。同年九月二十六日,三厂二套催化顺利建成并投产运行,仅用六个月;二○○三年三月二十日,一厂常压、催化联合装置技改工程项目开工奠基,同年十一月三十日、十二月八日,一厂常压、催化联合装置先后竣工,并打通全部流程,仅用时九个月。全部实现当年建设、当年投产。宝塔人在自主转型改造中又一次创造了新的宝塔加速度。

[故事十一]:进入新的时期
  陈建国书记的视察标志着宝塔一个新时代的开始。二○○四年七月十二日,宁夏宝塔气分公司召开10万吨气体分馏、1.5万吨MTBE、4万吨丙烯装置试车动员大会。这一项目的投运,对历经坎坷、饱经沧桑的宝塔人来说,意义十分深远。孙珩超率领他的宝塔人历时六年时间,打通了从石油加工到精细化工所谓“油头化尾”的全部流程,基本完成了企业初步转型。宝塔从一个不起眼、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几度险被取缔的小炼油,转变和成长为一个初具规模、原油加工上下游基本配套、以原油化工为最终产品的石油化工企业,“油头化尾”的生存战略基本实现。

[故事十二]:血与火的生存实践写就《宝塔之歌》
  这一时期,宝塔人走过了一个个险滩,越过了重重障碍和无尽困难,冲破了层层关卡和行业封锁,历经坎坷,付出了汗与泪的代价,经历了血与火的历练与考验。宝塔人用热血和汗水奏响了一曲宝塔之歌:“我们顶烈日,我们战严寒……”这首《宝塔之歌》是全体宝塔人用热血和汗水谱写的。宝塔石化第一步战略目标已经超预期实现,宝塔人以可歌可泣的业绩结束了企业创业和生存阶段,昂首走进了一个全新的历史时期。
  在此之前的一年多时间里,宁夏宝塔石化集团有限公司和宝塔石化集团相继成立。

[故事十三]:宁东拓荒先驱历史性机遇
  宝塔人的努力唤醒了广袤荒芜的宁东大地,宁东的全面开发为宝塔注入了重大政策机遇。
  二○○三年,宁夏自治区政府全面开发宁东地区,建设宁东能源化工基地,开发区域就在宝塔人最早垦荒创业的地方。宝塔人遇到了千载难逢的历史机遇,企业适时成立了规划建设领导小组,专门从事未来十年企业发展的总体规划和实施。继现有装置的技术改造后,建设150万吨常压、80万吨催化及加氢制氢装置,探索建设60万吨合成氨、60万吨甲醇等大型煤基化工装置,宝塔人第一个科学系统探索规划宁东煤炭资源的综合清洁利用。
  宝塔石化在新的工业园区的发展与规划,引起了宁夏自治区党委、政府的高度关注并给予大力支持。之后不久,自治区政府决定将宝塔石化集团的长远发展规划列入自治区“一号工程”的宁东能源重化工基地整体规划,并划出8.7平方公里区域作为宝塔石化综合项目区,支持宝塔石化转型升级。